一家三口陆续甲醛中毒,污染源谁都想不到!竟然家家都有

时间:2017-07-21 10:55:53 点击: 【字体: 收藏

  马鲲鹏:总体来说,海外投资者对于数据的关注度更高。严格意义上讲,今年以来这轮行情其实是从H股先起来的,然后A股市跟着H股起来。H股起来的原因还是在宏观数据上。中国的名义周期其实在去年下半年逐步走出了多年的低迷区间,开始往比较好的区间里面走,而且在验证了几个月之后,在去年今年之交,明确了中国的名义周期是走进了一个新的周期,跟过去4、5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推动H股银行在今年春节之后估值修复的一个最主要的宏观层面的逻辑。

  今年以来的银行股逻辑率先在H股市场发生,然后蔓延到A股市场。本来两地的标的其实是一样的,估值上有些差异,但总体来说,在对于数据的把握上,或者说更长周期的数据把握上,H股的敏锐程度比A股要稍好一些。A股投资者对于日常的跟踪,对行业动向的紧密跟踪,要比H股好一些,毕竟市场离得更近。

  券商中国记者:您刚才也提到不良改善的问题,其实从各地的银行或者监管数据来看,现在大部分地区还是处于一个风险逐步释放的过程,当然也有部分的银行或区域的资产质量数据回暖,您是怎么看待这个情况的?您对目前的风险环境是怎么判断的?未来有没有可能发生一些局部的风险导致部分地方银行出现比较严重的问题?您觉得对资产质量的担忧,现在有没有在股价当中有所体现?

  马鲲鹏:风险问题一直是银行比较重要的一个议题。总得来说,现在地区性的风险程度有分化,出清最快的江浙地区、东部沿海地区,确实可以比较有信心地说走出了最低谷,在出清改善的通道上前进。东北、华北、包括中西部一些资源型地区,尤其是上游周期行业比较多的地区,放在去年来讲,压力确实比较大,产能过剩程度比较多,这在去年年初对银行的不良预期还是有挺大压制的。但是去年供给侧改革有效推进到今年,这类过剩产能行业总的来讲也在盈利,这对于改善不良也是有正面贡献的。

  现在全局来看,不良的改善有确定性的东部沿海地区,有正在改善轨道上的大量中西部、东北、华北这些过去的过剩产能行业,总体来讲风险格局不错,这也是今年银行股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券商中国记者:接下来咱们谈一下外部的冲击,您怎么看待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对传统银行业的影响?看起来颠覆性的冲击已经正在加速显现,比如前不久余额宝的净资产已经超过了招行的零售存款余额,对这个现象您怎么解读?

  马鲲鹏:我首先说一句,余额宝的余额和招行的余额没有直接比较的基础。因为余额宝是面向全市场所有客户,招行就是自己的客户,比较基础不统一。尽管这确实是一个里程碑性的事件,但是毕竟两个客户基础是不一样的,所以可比性不强,这是我首先要说的。

  第二,互联网金融也好,金融科技也好,在这个时点如果我们再往后看,跟两年前相比是大不一样的。最不一样的地方就体现在,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的这种平台公司,跟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在加深。如果说两年前我们“流量为王”的思路更多的话,到了今天,已经慢慢从单纯的“流量为王”的思路,已经开始过渡到“流量变现”。流量很重要,但是后面流量变了现才能赚钱。所以在这一点下面,互联网机构、互联网金融机构,包括金融科技的机构,跟传统金融机构的关系就起来了,大家的桥梁就搭起来了。

  两者各有优势,互联网机构流量为王,流量很强;传统金融机构的流量上占弱势,但是它线下变现能力是比较强的。所以现在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思路在从“流量为王”向“流量加线下变现”的切换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机构带动传统的银行展开密切合作,这在两年前是看不到的。包括四大行跟互联网巨头们都纷纷签署了协议,我想这就是现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从纯粹追求流量过渡到流量变现的重要切换。

  券商中国记者:您觉得银行业未来会有哪些发展趋势?可能会有哪些商业模式创新?目前国内的哪些银行的模式是您比较认可的?

  马鲲鹏:过去银行业模式比较单一,因为利差都是保护的,只要有规模就可以了,大家差异不大。再到今天,其实中国的商业银行分化已经很大了,我们既看到有零售很强的银行,也看到有对公业务、投行化融资的能力很强的银行,也有看到大量的扎根于某一个地区,深耕当地的小银行,大家的业务分化、模式分化,其实已经很大了。

  站在这个时点往后看,未来几年几个比较大的趋势,其实正好是刚才提到三个大的趋势方向:第一个是零售银行,一定是一个未来的发展重点。零售银行跟传统的吸收零售存款是不一样的,远远不止于这一点,也包括这种表内表外的综合资产管理,这是零售未来最大的发展重点。

  第二条线,对公的、投行化的思路去解决融资,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过去间接融资为主,银行放放贷款就可以了,未来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是是并行的,但是直接融资并不只是简单地去帮企业承销债券、承销股票。作为银行要做投行业务,一定是最简单的投行业务跟表内、表外授信资产联动,是一个综合解决方案。不仅仅是我帮你承销债券和股票,这一点也是未来银行在直接融资占比提升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突破方向,这块的前景是很大的。

  第三条线就是我刚才讲的,分布于各地的小银行。我一直认为,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最终只能依靠各地的当地小银行分散化地去解决,很难找到一个全国统一的解决方案。因为每个地方的差异很大,而且中国这个人情社会,把握风险最有效的手段,其实是通过人脉关系,没有深耕当地的网络和几十年下来的传统是很难做到的。现在有一些小银行,已经可以做得很有成效了,未来还会继续分化。银行的客户结构、目标客户会增长,大量的散布于中国各地的中小微企业,现在来看,有效融资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解决,这块的空间还是非常大。我相信这块会被分散于各地的中小银行,以各地最独特的方式,以各地最具有特色的业务方式去把握、去解决、去满足小企业融资的需求,我想这也是未来中国银行业发展的大方向。大银行有大银行的路,小银行有小银行的路,而且大家的这条路其实空间都很广阔。

  券商中国记者:近期研究界对息差这个指标非常重视,摩根斯坦利最近有一篇报告认为内地银行接下来2到3年会迎来息差扩大期,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您觉得具备什么样的特征能更早的体现息差走扩的趋势,对未来银行的息差走势您是如何判断的?

  马鲲鹏:息差走扩期,我想咱们已经开始了。今年一季度息差走得很差,很多银行一季度息差下降很多,抛开营改增因素之外,主要的影响是银行市场流动性超预期的紧张,这个呢大量影响了很多银行的负债成本。现在这个时点往后看,刚才讲的金融监管很难再有超预期的紧张,流动性也一样,流动性不要指望后面再超预期的紧,维持现状是大概率事件。在这个情况下,对银行来讲,它的金融市场利率为定价基准、这种市场化的负债成本相对可以比较稳定,或者说不会再像一季度年出现大幅的上升。

  另外一边存款定价呢,今年至今为止基本比较稳定,没有出现大幅的波动,所以往后看负债端,基本可以说稳定,咱们不考虑任何加息降息的情况,负债端稳住了。资产端呢,现在资产定价在提升,但是我要强调一点是资产端今年提升幅度远远没有大家想象那么大。金融降杠杆、今年同业监管收紧、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紧张,对于银行的负债成本有影响,但是这个紧张的流动性对于实体经济的传导是没有那么大,中间这个差银行背了。银行一季度息差体现了没有有效传导到实体经济,它的自身的负债成本在上升,不要去看银行间市场债券利率在往上走,但是银行的贷款定价提升是非常缓慢的。

  今年往后看,不考虑任何加息的情况,银行贷款定价在一个上行的通道,它是往上走,但是走得会比较慢。对银行贷款定价提升,向上斜率是很小,但是它一直往上涨,所以我想今年后面息差逐步改善,因为资产端开始小幅持续的往上走,负债端基本稳住。至于说后面是不是能够看两年、三年的息差走扩期,这还是要取决于未来货币政策的情况,这对息差影响很大,但是基于现在所有的可得信息,我们行业的息差是在走扩的通道里,尽管走扩的速度没那么快,但是方向是往上走的。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

大发888娱乐城

据了解,这些印刷品使用的油墨可能存在甲醛超标,书籍里面使用了鲜艳的颜色,其中的染料也可能导致甲醛超标。专家建议,将部分书籍进行处理,加强通风,如果不行最好找专业的机构进行甲醛治理。

陶女士:“医生那边说,如果甲醛超标的话,现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治疗方法,就是开窗通风,人如果离开这个环境的话,会好一点。就是腾一个房间出来,把这些印刷品都集中到一块。卧室和书房分开,这样书房多通通风,把印刷品转移出去对健康也好一些。”

网友热议

@书客的马甲:书籍里面使用了鲜艳的染料,有可能造成甲醛超标,有的书味道闻着就不对,很刺鼻,逛个书城有时候打半天喷嚏,应该重罚印刷厂吧?

@梨花舞雪:难道睡在书房?我们家书光女儿买的漫画就三大箱放在书房床下!其他书籍两大箱放在床下书架也基本满了!不过书房窗子常开不住人!

@袁袁的小园子:我也是醉了!想当初每每拿到新书总是喜欢闻那股油墨香,现在想来我好像做错了什么……

@小意义的万卷书:网购的英文原版平装,那味大的很,到现在都一两个月了,依然味冲!都不知道用啥做的!甲醛超标多少倍!现在赶紧把它拿出去晒几个月!

@:我是个爱书但不爱惜书的人,尤其在对待童书上。新书来了(除了进口原版)统统扔阳台外面风吹日晒好几天,迄今为止印象最深刻的是某电商网站买的正版童书,那味道简直是熏人 想想各种安全隐患,那些被糟蹋的书都是浮云了!

提醒各位,千万不要选择价格太低的书籍,尽量挑选采用环保无毒的油墨印制、不会掉色的高品质正版书。书籍若有刺鼻味道,大多铅和甲醛超标,对身体有害!

来源:中国新闻网(ID:)

监制:刘洪

编辑:关开亮、王朝

转发提醒!

http://www.colorimage.cn/MuWnV/index.html

中共云南省委委员、红河州委副书记、州人民政府州长李扬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年7月17日16时10分在昆明不幸逝世,享年53岁。

[责任编辑:张洋洋 ]

责任编辑:张洋洋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上一篇:改头换面

下一篇:当好改革“主攻手”

相关文章
热评TOP10
a:1:{s:5:"value";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