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孙政才等12人被确认开除党籍]党的十八届七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央纪委关于孙政才、黄兴国、李立国、孙怀山、吴爱英、苏树林、杨焕宁、王三运、项俊波、李云峰、杨崇勇、张喜武、莫建成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审议并通过了中央军委关于王建平、田修思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确认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给予孙政才、黄兴国、孙怀山、吴爱英、苏树林、王三运、项俊波、王建平、田修思、李云峰、杨崇勇、莫建成开除党籍处分,给予李立国、杨焕宁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给予张喜武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直播低俗事件引行业震动 半数网络主播月入不足千元

资料图

“黄鳝门”女主播传播淫秽信息被刑拘成为近日网络传播最热的事件之一,更是引发直播行业内震动。浙江近期破获“老虎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犯罪嫌疑人方某等人在利益驱使下运营直播,招募女主播从事“色情”直播。该事件,在直播圈造成极大的影响,也让这个行业的乱象与迷局展现在公众之下。

从直播产业来看,似乎正在遭遇疯狂之后的冷静,甚至是开始萧条——光圈直播倒闭,微播、网聚直播、趣直播等诸多直播平台悄无声息地下线或停止服务,就连直播行业的龙头之一映客也将自己的一半身价卖给上市公司。曾经疯狂的直播行业已经风光不再,突飞猛进之后主播群体开始分化、直播平台逐渐“退烧”,风口已明显降温,直播野蛮生长结束,密集洗牌之后“赚钱依然很难”。

低俗事件引发行业震动 上半年已关闭73家平台

近日,“老虎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公安部门“收拾”。“黄鳝门”女主播传播淫秽信息被刑拘引发直播圈内震动。“老虎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目前共刑事拘留22人,案件还在深入查办中。

“这事我听说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西安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说,网络直播竞争激烈,个别人只想吸引眼球获得流量,结局肯定很惨。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说,低俗内容是个别现象,别的主播专心自己的内容就行了。

“有的平台靠低俗事件炒作让自己快速走红,我们同行是非常鄙视也非常抵制的。”西安一位直播经纪公司负责人张先生分析,像主播利欲熏心其实害人又害己,个别低俗事件引发行业震动,西安暂未听说此类现象,但这事给大家敲了警钟,不管主播还是直播平台都更加严格管理和谨慎播出,比如播报内容严格遵守相关绿色直播规定,更加遵规守纪。

今年7月中旬,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通报,今年1至6月,全国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网信部门将会同有关行业管理部门继续加强对网络直播服务的监管,坚决打击违法违规行为,欢迎网民举报相关信息。

网络直播乱象背后是资本焦虑 审美疲劳和内容输出陷困局

记者登录多个直播平台看到,长相稚嫩的年轻人,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唱歌跳舞、秀口才;粉丝不断刷礼物,送花送汽车,加入粉丝团;明星宣传造势、影视营销都宣称有直播。。。。。。然而,野蛮生长之后用户审美疲劳、主播新鲜内容输出困难、收入下降。

有人直播飙车、有人直播吃泡面、有人偷拍空姐直播、有人佯装跳楼进行直播、未成年给主播重金打赏,有人直播宣称“夜宿故宫”。。。。。。部分主播网络直播乱象频发,引发争议和边界探讨。随之,文化部、广电总局、网信办等部门不断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对直播进行规范。

资本对产业的走势最敏感,从上市公司来看,已经出现资本焦虑,不少公司已经开始退出这个听起来很风口,赚钱却很难的所谓风口。大智慧本身想借助直播行业打翻身仗,本想到却被直播行业拖进更深的泥潭,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恺英网络则公告称,公司在直播业务推出后,经常进行市场研究和平台对比,观察到整体入局者过多,市场竞争白热化,同时财务成本核算数据也表明长时间投入可能会造成业绩拖累,公司管理层本着踏实负责的经营原则,迅速进行了业务调整。

陕西师范大学经济学博士毕超分析,真正认真的去做绿色直播赚钱难度极大,不少资本看到这个行业是风口便一哄而上。谁知道,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却发现,这个行业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么赚钱,于是有些及时退出,有的还在坚持,有的变采取色情、涉黄等手段,想实现盈利。资金的焦虑与无奈明显显现。

“网络直播快速发展,让场景更加真实,但是隐私和边界等社会责任应该引起重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在直播实践中,法律边界是基本底线,首先要保证直播内容的合法性,禁止传播色情、暴力、教唆犯罪等违法内容。此外,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对于网络直播来说尤为重要。

记者登录多个直播平台发现,打开直播间,在直播画面左下方都会看到提醒绿色直播的相关消息。比如一家平台提醒:“我们提倡绿色直播,封面和直播内容含吸烟、低俗、引诱、暴露等都将被屏蔽或封停账号,网警24小时在线巡查。”

资料图

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仅千元以下 西安有主播因收入低已改行

由于西安高温不少主播不愿出门,近日记者多方联系采访发现,有主播暂停播出另谋出路,还有人新进场。

“雪尔”是一名新晋网络主播,她对记者介绍自己,1994年出生、本科毕业。原本做珠宝设计,年初开始做网络主播,大概一年前知道直播这回事,身边朋友在看直播、女性朋友做主播,自己就尝试参与,发现可以锻炼口才,就跟西安一家经纪公司合作。因为平台比较绿色,直播内容是唱歌聊天。初期把直播当成工作和客户的关系,说话认真严肃。跟粉丝交流互动之后发现其实没那么飘渺,跟很多粉丝成了朋友,直播挺有趣的,播出时心情更轻松。不过做主播长时间对着手机屏幕眼睛很累,唱歌、聊天,一整天下来嗓子疼。

“若西”是一位90后主播,此前记者在省体育场附近一场活动上见到她时,她是主办方邀请的嘉宾,跟很多主播一起拿着手机现场直播。而最近记者联系她问起这半年做主播如何?她说没什么理想,现在竞争激烈,我都换平台了,中间好久没播,就是挣不到钱了呗,另谋出路了。

网络主播的实际收入与社会上炒作的所谓高收入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最新调研显示,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网络主播月收入过万元。或许就像《围城》说的一样:“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对于直播,有人羡慕、有人观望、有人退出。

主播和平台都在细分 年轻人自己玩正规军做宣传

记者在采访发现,西安的直播群体、播报内容、对直播的认知出现分化,不同圈层各玩各的。一方面,喜欢娱乐的主播,即便没人送礼物依然唱歌聊天。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正规军加入直播行列。

全民直播之下群体和内容更加细分。记者身边就有几位做花艺、房地产置业顾问开直播,播报他们领域的一些事,展示现场、增加人气。同时,直播群体从年轻人玩乐开始走向职业化,出现了媒体记者直播新闻、发布会直播、交警和民警直播执法。此外,一些商场和景区把主播现场直播作为宣传亮点和卖点。近日,西安一家水上景区宣传时,宣称有养眼的网红现场直播。

“亲爱的宝宝们,快来点关注哦,”“谢谢发哥,记得点关注哦”“关注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记者打开一个直播平台,一位女孩子“舞可馨”正在唱歌跳舞,跟网友互动,她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回答网友的问题。唱完一首歌有网友送礼物,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台红色的名车。她说,名人通过直播可以继续扩大名气,但普通人想通过直播出名已经非常困难,粉丝数量和礼物打赏并不多。只有少数主播能走上星光大道当明星。

西安一位直播平台负责人马先生说,如今主播越来越职业化、正规化,他们近期就跟映客合作推荐了一批才艺型主播,还在组织线下商业活动。比如他旗下几十位主播展示传统才艺,演奏古筝、笛子、秦腔、二胡。有美食类、户外旅游直播,一位80后女孩带团到巴厘岛,沿途做直播;陕西农产品很多,还有一些年轻人直播承包土地种苹果、养鱼的情况也做直播。

更多职能部门开始使用直播。7月18日,湖北省旅游委在红安红色旅游景区的两场网络直播,吸引了大量青少年围观,网络直播带动了旅游人数增加。近日,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在映客组织民警直播普法宣传。

资料图

行业老大映客卖身上市公司 行业开始强势洗牌

看上去似乎火爆,其实背后这个行业生存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赚钱,直播圈内倒闭和融资难层出不穷。

去年以来,不断有倒闭消息爆出,光圈直播倒闭刷遍朋友圈、映客宣亚国际震惊互联网。被称为直播行业的独角兽映客选择将自己的股权卖给A股上市的公关公司宣亚国际,后者拟以现金的形式收购映客不低于50%的股权。今年6月底,YY旗下的移动直播平台ME直播在运营不到一年半之后,正式宣布停止运营。

其实,从直播成为风口开始,就在烧钱以及流量泡沫的质疑声中成长。今年年初,光圈直播因为A轮融资不利,官网停止服务,App从应用商店下架。投资界去年一份116家直播平台融资清单显示,90%的直播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30%左右处于天使轮。这些平台如果不转型,恐怕很难活下去。VC/PE的投资骤减,直播平台迎来洗牌期。

易居研究院智库总监严跃进对记者分析,随着门槛提高管理加强,娱乐直播平台生存空间受影响,无序发展受限制。同时,市场格局逐渐趋于明朗,中小平台后来居上的可能性较小,投资价值降低,致使资本的目光逐渐向其他领域转移。进入门槛低、内容庸俗化等削弱了直播平台的竞争力,很多直播的内容甚至是“无厘头”,直播平台想要获得资本的认可,更多的是核心能力。

中信建投证券投资顾问孙佳欣对记者分析,按主流市场划分,直播平台大致可以分为四类,包括泛娱乐直播、游戏类直播和垂直类直播,营收渠道主要包括用户互动打赏、广告收入等。但其实大佬布局,获取用户和充值、付费等相对容易,其他中小平台运营甚至存活非常困难。用户流失、同质化严重、变现难题,或许是ME直播关停的重要原因。实际上,对大多数直播平台来说,仍面临几大悬而未决的难题,比如盈利模式单一、用户数量下滑、难以变现、竞争加剧等。

客户新鲜度消失 “直播行业没有象中那么大”

主播靠颜值、魅力、才艺等谋生,但对用户来说“才艺”只是一次消费品,满足好奇心后就结束了。再能唠嗑、再多卖萌也会有保质期,客户对主播的新鲜度已经丧失。

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日前发布的《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中分析指出,截至2016年年底,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市场规模涨至约150亿。预计至2020年将成为千亿级产业。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记者分析,现阶段各大直播平台的热度已经过了用户尝鲜的体验时期,平台试图通过优质内容来留住用户增加使用黏性。今后,直播平台内容上合规、更加精致、专业化将是未来发展趋势。目前阶段秀场类直播非常火爆,但淘汰赛已经悄然开始。任何直播模式的发展,必须依靠精致的内容和盈利模式,网上直播市场可能是教育培训、游戏表演、新品发布、商业应用等领域。外有短视频、内有行业竞争,优胜劣汰的竞争逐渐明朗,只有在内容的策划和制作上胜人一筹,输出更加专业化的高品质内容,才能在这场淘汰赛中存活下来。

陕西师范大学经济学博士毕超分析,随着尝鲜用户退出,加之相关部门出台对直播的监管,泛娱乐直播市场用户增长将放缓。在经历了资本进入、市场整合、监管趋严,泛娱乐直播行业正进入平稳的理性增长期。尤其是当 “黄鳝门”女主播事件发酵之后,将涉黄、色情、大插边球等容易赚钱的项目将很难有发挥的余地。真正有内容且内容有价值的主播才会在这轮淘汰战中生存下来,然而,长远来看,对这个行业并不看好,“行业有市场,但市场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根本养活不了那么多人”

曹磊分析,“随着监管加强,获取用户越来越困难,直播的淘汰赛才刚刚开始。直播平台被收购甚至倒闭,可能都不会是新闻。”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